1 minute read

剛下班回到家

我呆坐在我房間角落的滾輪椅,把握所剩不多的休閒時間。

一瞬間所有工作上令人映像深刻的場景衝向腦內,像是錄放映機般一幕幕在腦內中上演

我翻開了前幾天在網路上購買的書

翻開了第一頁,進入了我的冒險

五個月前,我才正從兩年半研究所的試煉中走出,立刻就搭上了求職順風車,沒幾天就開始上班。

上班的過程,接受了理性的洗禮,我才發現

原來,我不會說話

在上班的環境,要求句句精準的名詞解釋,以及物與物的絕對關係。你必須要能夠精準的解釋你遇到的問題及你的困擾給對方聽,而且不能太跳躍。凡事要有邏輯性,太模糊的事項,別人是不會想幫你釐清,盡可能的保持你和對方走到相同的藍圖上

這對我來說,是很困難的事情。在我的內心,許多事情都能透過意會與感受來理解。讓這些虛無飄渺的意會,使用精準的話語解釋,不是我的強項,我也還在學習當中。

我喜歡用文字去描述去紀錄一篇篇的故事,多的時候,像是先前茫然與無助的感受,我會化成抽象與想像的虛幻文字來表達我內心的情緒。

最近新的一波情緒,讓許久不見撰寫感性文章的動力慢慢崛起。

入行這五個月,我一直不斷的思考著這些反覆發生的茫然,一時也無法釐清與解決。

隨著我的新的部落格誕生,我彷彿又更加喜歡我的紀錄/寫作興趣。

也曾經想過,能將我的觀察與能到戰區/文化濃厚的地區挖掘並紀錄成一篇一篇的文章


關上了這本書,我看著封面的標題,這本書是與伊斯蘭文化有關的書籍。我一直都喜歡閱讀探討不同文化的書籍。

還記得研究所二年級,我曾經跨系選修,文化與創意翻譯,每每到達這門課程,聽著老師述說著過去宗教的分分合合,語言翻譯學歷史的改革與變遷,許多不太能用文字精準描述,僅能依靠個人的意會與想像去任意發展。

起初的自己在這門課上,因為自己是資訊系學生對於撰寫程式的實作精神感到驕傲,但確實我本人十分沈浸於課堂上。

我曾經也有想過鑽研一門語言,並鑽研語言學、文學與歷史考古及文化,甚至使用該外語撰寫文章。這樣的跳躍思想我也曾經有過,我也期待他可能會在我未來的人生發生。

在年初,從我去年列了好幾個想學習的語言當中,歷經內心糾結的篩選下,有兩三個確定想持續學習的外語,估計篩選到最後四、五個外語並持續學習。

「ああ、 これたちは興味だ」って思う

在工作遇到挫折與痛苦時,我會想著我的這些寶藏。這些稱為興趣的寶藏能讓我的人生更加歡樂與動力,我想持續做這些我喜歡的事情,讓我有動力的事情。

雖然他並非能帶給我錢財,能讓我活下去,但我相信只要不斷的累積與經營,他會變成我最珍貴的財富。

我會帶著他們在我接下來還在持續前進的道路,搖搖晃晃跌跌撞撞的成長。


Post View: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